大秦之開局成為白起後人 第一百九十章 玄翦現身

    筆神閣 www.bishen8.com

    醉人而濃郁的酒肉香救不了門前快要餓死的乞求者,悲憫者的出現改變不了乞求者註定的宿命。筆硯閣  m.biyange.com

    悲天憫人救不了世人,與其乞求別人的施捨不如自己捨棄那乞求思想,不要去找任何藉口,藉口不過是掩蓋自己無能所用的話語罷了。

    弱者死,強者生,生死的界限總是混亂不堪,秩序的混亂是世間不變的特徵,這世間混亂的秩序需要有一個超越時代的人來重建,推倒七國現有秩序,打破重建,最終建立一個真正安定的偉大國家。

    道家先賢老子曾言,天地不仁,以為萬物為芻狗,天地在一個足夠大的層面對待生靈未有絲毫區別,不偏不倚,萬物生靈對其而言不過是過眼雲煙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然世間之人總有區別,有人出生便在終點,也有人生於微末,苦苦掙扎一生也是那般。

    生在終點的人不少,但他們救不了世人,能救世人者百年難遇,但毫無疑問,眼前的嬴政便是這百年難遇之人,其之雄心壯志令白澤也忍不住嘆服。

    世界是冰冷而殘酷的,若是怨天尤人則必然無大作為,畢竟這世界總有大毅力者崛起於微末之間攪動風雲,也有身份尊貴之人橫空出世吹雲散霧。

    嬴政此行的目標韓非,便是一個能夠吹雲散霧之人,但他也是一個悲憫者,遇見飽受戰亂的民眾,他可隨意扔出價值不菲的金豆子。

    而嬴政、白澤兩人都不是什麼悲天憫人之輩,那些善舉改變不了什麼,也只能解決一時的燃眉之急罷了,根本無法真正解決問題。

    兩人不似韓非那般,一路走來,自是見過不少流離失所之人,但兩人未曾幫助任何一人,兩人只會徹底顛覆一切,從根本上重新構建出一個更為完善且秩序。

    此舉唯有大毅力之人才可為,幸而白澤、嬴政兩人都身具大毅力,大志向。

    兩人眼光永遠都是那般堅定,仿佛什麼都撼動不了兩人,此刻兩人目光中閃爍著光芒,也不知在思索什麼!

    遠方的新鄭夜色很美,但這迷人的夜色下又隱藏著什麼又有誰知曉呢?

    眼下的新鄭看似繁華似錦,但白澤也是看出了其隱藏在迷霧後的危機,韓國朝堂風雲詭譎,不思為民而行,反倒是勾心鬥角,儘是行弱己之舉。

    而今隨著嬴政的到來更是暗流涌動,羅網、夜幕等黑暗中的殺手都蠢蠢欲動,更有秦國平陽重甲軍在外虎視眈眈。

    韓非的諸多舉動看似挽韓國於大廈之將傾,但實則皆是無用之舉,一人之力於一國而言乎微其微,若韓非掌權還好說,但其只不是一有名無實的司寇罷了,在這新鄭之中的王室貴胄可都不是律法可以約束的。

    新鄭風雲涌動,但白澤也是看出了其骨子裡的脆弱,甚至一敲就碎。

    韓國如今王權旁落歸其根本問題不在姬無夜,不在白亦非,而在王族宗室中,韓國需要一個真正強勢的王能夠以絕強手段扛著一個國家前進。

    一國之君從來都不僅僅代表他自己一人,其背後是代表著一群人,一群與王有著相同利益訴求的人。

    一位有作為的王的身後必然有著一群甘願為之赴湯蹈火之人,那韓王安的背後是姬無夜、白亦非等權勢滔天之輩,是張開地等穩重老成卻又無力改變之輩,是韓非等鬱鬱寡歡之輩。

    如今的韓國歷經百年風雨,早已繁華落盡,褪去華麗的外衣,將一絲不掛的脆弱展示在世人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忽而,下方卻是響起韓雲那渾厚的話音:「公子,他到了。」

    聞言,白澤倒是一愣,緩了一下才道:「終於到了嗎!」

    一旁見狀的嬴政卻是一臉疑惑道:「誰到了?」

    顯然,嬴政也不知曉來人為何人。

    「政哥,說不定你也想見見此人。」

    此言無頭無腦,但是令嬴政頗為不解,但

(快捷鍵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節↓ 下一頁 (快捷鍵→)
 
版權聲明: 七色字大秦之開局成為白起後人第一百九十章 玄翦現身所有小說、電子書均由會員發表或從網絡轉載,如果您發現有任何侵犯您版權的情況,請立即和我們聯繫,我們會及時作相關處理,聯繫郵箱請見首頁底部。
最新小說地圖

0.0242s 2.104MB